Amaze UI Logo

中国首个开源 HTML5 跨屏前端框架



就当是一次路过

就当是一次路过

转自素锦

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有这样多那样多的纷扰,我们要这个要那个不懂知足。但有的人不是想拥有怎样的未来,或想要去往何方,只是为了安稳走过现在,但走遍千山万水,经历脱胎换骨,最后停留的地方,也许是最后迫不得已的选择。
 
为何要走得那么辛苦,才能达到远方。为何要经历过恐惧甚至毁灭后,才能获得解脱。生的失败和伟大,究竟赋予我们什么。
 
世间种种景象,逐一过滤。为了遵循自己的内心生活,我们曾经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但我们却不知道,有的人,哪怕付出了代价,也无法如自己一般生活。
 
康康哥,现在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初春的黄昏,冬冬坐在寺庙外的石墩上这样问我。
 
现在啊,老样子吧,对,老样子。我说。
 
就当一次路过
 
一、
 
儿时的我体弱多病,瘦瘦小小,外婆说那就起个乳名叫康康吧,希望一辈子身体健康。从那以后,整个小区时常都能听到母亲拖长了尾音唤我的声音。
 

康康——回家吃饭!康康——穿件衣服!康康——没拿钥匙!康康… …
 
我曾经恨极了这个名字,别人的小朋友都是鹏鹏、天天、帅帅之类,怎么我就是个康康。所以家人之外的人唤我乳名,我一概不答应。于是,当冬冬第一次怯生生地喊我时,我头也没回。
 
后来他坚持不懈地一直唤我,我不耐烦地说:你得叫我康康哥,我就勉强应你一声。他想了想点点头,好吧,康康哥。
 
冬冬是我家对门的孩子,比我大两岁。我们住的是职工宿舍,整个小区的人都在这座城市的钢铁厂工作,一群叔叔阿姨每天相互吆喝着结伴上下班。邻里街坊的消息传地特别快,东家长西家短,每个人都津津乐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一天母亲下班回来,还没换衣服就细声细语地对父亲说:哎,你知道吗?对门那两口子正闹离婚呐!父亲一愣,是吗?母亲扬扬眉毛,可不?听说那男的又找了个女的,全宿舍的人都知道了,丢死人了。
 
我那时正在看动画片,听到母亲的话就跑过去问她,妈妈,什么是离婚啊?他们为什么离婚?为什么离婚就是丢人呢?
 
父亲一边大笑一边把我抱起来,用下巴蹭着我的脑袋对我说,离婚呐,就是爸爸和妈妈不在一起生活了,离婚以后你就没有爸爸或者没有妈妈陪你啦!
 
我当时哇得一声哭了,真的… …好丢人啊!
 
二、
 
冬冬的父母在那年冬天离婚了。母亲听他奶奶说,那一天冬冬哭得死去活来,抱着他妈妈的腿不让走。母亲也擦拭着眼角,那他爸吗?李奶奶重重叹口气,不是在打麻将赌博,就是喝酒,还能去哪儿?造孽啊… …
 
母亲抚摸着冬冬的头对李奶奶说,唉,不说了。孩子还饿着呢,我领冬冬吃口饭,一会儿给送回来,以后就相互有个依靠吧。母亲拉着冬冬回到家里,然后指着我对他说,以后康康就是你的弟弟,你们做好朋友,好不好?
 
冬冬乖巧地点点头,然后奶声奶气地唤我:康康,康康。
 
我听到这个名字就生气,偏不搭理他,后来母亲生气地再三督促,我才忿忿地说: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得叫我康康哥,我就应你一声。
 
好的,康康哥。冬冬说。
 
母亲曾经对我说,冬冬没有了妈妈,也几乎没有爸爸,比你可怜多了,你和他要做好朋友,不要欺负他,不能再让冬冬叫你哥哥,听到没?我表面答应得很好,但之后告诉冬冬,在大人面前叫我康康,背地里还得叫我康康哥,不然我以后就不搭理你。冬冬爽快地答应了。
 
夏天的晚上,两家人各自搬出一张小桌子在楼道里吃饭,母亲总是炒很多菜,还有香喷喷的米饭面条,但是对门的饭桌上永远只是一碗牛奶鸡蛋羹。妈妈奇怪地问,李奶奶,你怎么就给冬冬吃这个?小孩子要多营养啊。李奶奶总是不以为然撇撇嘴,牛奶和鸡蛋还没有营养吗?那是最有营养的东西,冬冬你说对不对?
 
冬冬放下手中盛满牛奶的碗,眼巴巴望着我家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饭菜,轻轻点点头。
 
后来有一天,我坐在楼道里吃母亲刚买来的大红枣,那是我最爱的零食。对面的门悄悄地开了,冬冬探出一个小脑袋看着我,一边看一边咽口水,我看着他却没有停下嘴里的动作,吧唧嘴的声音更大了。母亲看到冬冬,走过来拉过他问:冬冬,你怎么了?
 
冬冬又咽了一下口水,眼泪就下来了,我饿。
 
从那以后,母亲做饭总要多做一些,留一些菜给冬冬吃,但又不能让李奶奶知道。于是我就编造各种理由去对门唤他。母亲看着冬冬狼吞虎咽的样子,红着眼眶轻轻地说:真是可怜的孩子。
 
更匪夷所思的是,只要冬冬身体不舒服,李奶奶就一颗一颗喂他吃去痛片。母亲曾经劝阻,那药里有咖啡因,甚至有吗啡,不能总给孩子吃,会吃坏的!但老太太却倔强地说,没事,吃个去痛片就好了,吃了就不难受,这药包治百病!我懂!
 
但从那时开始,冬冬的个子,就再也没有长高了。
 
三、
 
我上学早,和冬冬同年入学,但我们只做了三年的同班同学,上四年级时,他留级了。
 
冬冬从五岁开始,就再没有长过个子,他的个头一直都在一米二左右,而我已经接近一米五。在班级里总有一些同学欺负弱小,经常把冬冬按在地上,然后从头上骑着他过去。冬冬从来都不反抗,顺从地弯腰让他们骑着跨过去。
 
我很生气,对冬冬说你怎么不知道反抗?他歪着头笑了,反抗就要挨打啊,倒不如让他们骑。有时我看不下去过去阻拦,就会连着我一起遭殃,被一群同学按在地上打,经常我和冬冬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地回家。
 
母亲有时会劝李奶奶去学校告状,让同学不要再欺负冬冬,但是李奶奶却斜眼瞪我,小孩子乱说什么呐,谁长不个了?我们家冬冬那是发育慢,以后也会长高的!
 
渐渐地,李奶奶不让我去对门找冬冬玩,说冬冬要写作业,她还说冬冬体弱不能多跑动,以后在班级里也不要总在一起。后来冬冬偷偷告诉我,其实是李奶奶故意的,她说都是我乱说胡扯,同学才起哄嘲笑冬冬不长个,不让他和我走得近。
 
他舔舔干裂的嘴唇,但是,我还是要和你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母亲依然偷偷趁着李奶奶不在时,让冬冬来我家吃东西,一个苹果,几根香蕉,半块西瓜,几块糖。可是不久后他喝完芝麻糊没有擦嘴,被细心的李奶奶发现,质问之下才知道冬冬这么久都在我家吃东西,她生气地把冬冬丢在床上拿着鸡毛掸子抽打,冬冬哭得撕心裂肺,身上留下一道道的黑青。
 
李奶奶带着冬冬来道歉,反复说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嘴馋,给我们添了麻烦。母亲手忙脚乱地解释也没用。之后冬冬和我渐行渐远,在班里也几乎不和我说话,只是小心翼翼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等到四年级时,他就留级了。
 
因为班级里总有欺负他的同学,冬冬连续留级过三次。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在那个秋天,冬冬退学了。那一年,他才十二岁。
 
四、
 
初二时我家搬到了马路对面的新楼,几乎很少有冬冬的消息,只是听母亲说,冬冬的爸爸又娶了一个女人,那个后妈每天都拿冬冬出气,李奶奶气得住院没人照料,冬冬还要做饭送饭。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在小区里传播,真真假假无从分辨。
 
我见过冬冬几次,他有时会从墙脚钻出来,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没有了小孩子那种透红的皮肤,和我一样出现了细细的绒毛,声音也渐渐粗了起来,只是眼睛依然又大又亮。他总是低低地唤我,康康哥,康康哥。
 
我每次见到冬冬也很高兴,和他坐在马路牙子上说很长时间的话,问起他的情况,他都说挺好的,不上学倒也清闲,每天到处去跑也没人管。说完还要再吸一下鼻涕。
 
每次和冬冬见面,他都抬着头感叹,康康哥,你又长高了啊!真好啊,多好啊!
 
我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就掏出身上所有的零花钱给他,让他去买吃的,去买衣服。冬冬连忙摆摆手又把钱塞回来,我现在能吃饱。不过,康康哥,我能求你一件事吗?他摆弄着自己那双洗不干净的小手,你能不能把你已经用过的课本借我看看,我还是想读书。
 
当时年幼的我心里不是滋味,我站起来大声地说,当然可以,没问题,以后我的书都给你看!冬冬抬起被风吹得通红的脸,高兴地说:真的啊?谢谢你,康康哥,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高中时我去了外地念书,但把课本都完整地保留下来,让母亲给冬冬送去。听母亲说,他都能开心地跳起来,对我们千谢万谢,也总问起我的近况,说他很想我。母亲说这些话一直在落泪,她总是在感叹,冬冬真是一个乖巧的好孩子。
 
这座城市伴随着我的长大也在迅速发展变化,无数的新街道横穿了老城区,无数的高架桥替代了农田。曾经的老房子也被拆掉,所有的老邻居都已经搬迁到别处,冬冬从此杳无音讯。
 
现在那里是一片被围起来的空地,几米开外就是刚刚建好的高铁,列车呼啸而过,会卷起一阵大风,我有时站在墙根下,想着冬冬在哪里,他过得好不好。家人也不知道冬冬搬去了哪里,我的那些课本也再没有送去。
 
宿舍里偶尔会有关于冬冬的流言,有人说在厂子里看到过他,有人说他在饭店打工,有人说他做了乞丐,有人说他早就死了。
 
我不相信,什么都不相信,冬冬还是那个天真乖巧的孩子,他还没有长大。
 
五、
 
几乎整整十年时间,我和冬冬失去了联系。我高中毕业,到北京上大学,留在北京工作,我再没有听到关于冬冬的准确消息。
 
在很多时候我不会刻意想起他,于我而言,冬冬更像是一个点,一个带着心酸和苦恼的点。只要想起他,我的心里总是一阵说不清楚的难过。
 
但每次只要我回家,我都忍不住问起父母,你们见过冬冬吗?他最近在做什么?他们都摇头说,不太清楚。只是知道冬冬奶奶死了,他爸爸也死了,后妈又跑了,房子也没了,冬冬一个人不知道在哪儿生活。
 
我听到这样的话一阵哽咽,父亲见状连忙安慰我,城市里有很多福利厂,让残疾人上班,也会照顾他们的生活,冬冬肯定去那儿了,你就放心吧。我猛地站起身,粗声粗气地说:冬冬才不是残疾人!你们不要乱说!
 
说完我回到自己的卧室,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之后父亲四处打探冬冬的消息,终于在今年三月我回家时父亲说,我知道冬冬去哪儿了。我连忙问,他在哪儿?过得怎么样?父亲却一时语塞,良久没有说话,我着急地晃着他的胳膊,你倒是说啊。
 
父亲重重叹了一口气,冬冬他爸后来给他娶了好几个后妈,但都跑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抵了赌债,李奶奶也气死了,前几年冬冬他爸酒精中毒也死了,房子被冬冬他妈抢走,家也没有了,没有人管冬冬,于是他… …于是他就四处流浪,捡剩菜剩饭吃,睡地下室,睡公园,还有桥底下,后来有人介绍他去了福利厂,他做了几年,然后就不做了… …
 
我打断父亲的话问,为什么不做了?父亲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因为厂子里的人都欺负他,嫌弃他个子小,不给饭吃,不然就是馊的。冬冬总是吃不饱,工作又辛苦,他根本做不了,然后就自己偷跑出来,离开那里了。
 
听到这里我已是泪流满面,浑身都在发抖,握紧的拳头生生地疼,我咬牙切齿地说:操他妈的一帮孙子!
 
可是,父亲的最后一句话,却让我震惊到根本顾不上愤怒,也没有任何情绪,大脑一片空白的我头也不回地跑出家门,我要去找他,我要去看他。
 
父亲最后说:冬冬,出家了。
 
六、
 
太原的天气真冷啊,虽然已经是三月末,但依然没有春天的迹象,最近又接连下了几场雨,冷风透过车窗呼呼地刮进来,虽然身上一阵阵发冷,可是脸上却始终湿漉漉一片,说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冬冬出家的寺庙离着城区很远,开车过去已是下午时分,又顺着山开始爬,终于在半山腰看到了那座小寺庙,父亲说冬冬现在就在那里,是同事告诉他的,当年也是这位同事帮冬冬办理的各种手续。
 
我站在寺庙门口打量,门敞开着,不大的小院四周静悄悄,没有什么香火,屋檐已经破损不堪,只有掉了漆的匾额依稀分辨出几个字:三藏寺。我悄悄走进去,绕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人,想问一下却不知道该跨入哪个房间,正当我犹豫时身后传来推门的声音,我转过身去,猛然看到冬冬拿着扫把走了出来。
 
时隔十七年,这就是我和冬冬相遇的场景,实在让我不敢想象。那一刻我倒希望自己没有看到他,所有的一切仿佛已经静止,世界进入了慢镜头。我看着同样满脸震惊的冬冬,他或许也和我一般,也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景下相逢。
 
康康哥… …是康康哥吗?真的是你吗?冬冬楠楠地说,他丢下扫把朝我走来。我点点头,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口是心非地说:是我啊,冬冬呀,这么巧… …
 
冬冬已经是大人模样,有了青色的胡渣,微微笑的眼睛下多了许多皱纹,只是个子还是小小的,眼睛还是又大又亮。他把手在衣服上搓了两下,然后拉住我说:康康哥,你怎么来啦?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再见到你。他依然还和多年前一样惊叹:天哪!你都长这么高啦!
 
我略微有点尴尬地笑了,我就是… …刚好路过,看到有个寺庙,就进来看看,没想到能遇到你。你还认得我啊?冬冬眨了眨眼睛,当然认得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你说是吧,康康哥?
 
这下我真的笑出了声,你比我大,还叫我哥,小孩子的把戏现在就别继续啦。冬冬却不答应,那不行,我答应你的,你就是康康哥。赶快坐吧,我给你倒水去。
 
我和冬冬坐在寺庙门口聊天,我不敢问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倒是他一直都在问我过得怎么样。于是我就和他讲起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感情,我所有能够想起的都统统告诉他。冬冬只是抱着膝静静地听着,良久,他才默默地说:真好啊,多好啊。
 
康康哥,现在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初春的黄昏,冬冬坐在寺庙外的石墩上这样问我。
 
现在啊,老样子吧,对,老样子。我说。
 
七、
 
我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扯谈,冬冬开心地大笑,我这才把在脑海里已经翻腾了无数遍的问题说出口,冬冬,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
 
冬冬嘴角微微上翘,把脸扭到一边,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饿啊。
 
猛然间,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回忆起多年的老房楼道里,冬冬也像现在这样说我饿,他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狠狠击中了我的心。我忍不住伸手揽住他瘦小的肩膀,但他的神情却非常平静。
 
冬冬吸吸鼻子打开了话匣子,爸爸走了之后就没人管我,我就四处去找打工的地方,你知道像我这样子的… …冬冬顿了顿,又继续说:像我这样子的是没有地方肯要,后来有人把我介绍去福利厂做工,可是也吃不饱,我就不干了。后来一个警察帮忙,让我来这里做杂事,跟着师傅学经,也是个落脚的地方吧。
 
我低下头看着地上的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问他,那你现在过得还可以吧?冬冬点点头,挺好的啊,起码吃得饱饱的,寺庙里都是出家人和善心人,不会为难我,都挺照顾我。
 
我说那就好,那就好。良久,冬冬轻轻地问我,康康哥,你还会来看我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会啊,当然会。他扭过头来认真地看着我,那我能求你一件事吗?你有没有看剩下的书借给我,我已经认识很多字了,我还是想读书。
 
我一听眼泪控制不住流下了下来,连忙扭过头擦干故作轻松地说:这有什么难的,改天我就送过来,我有很多不看的书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呢,正好送给你。
 
冬冬眼睛发光地看着我高兴地说,真的啊?谢谢你,康康哥,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久久地看着他,想说的话却一再堵在胸口。我只能轻轻拍拍他,这么多年,你辛苦了。
 
冬冬轻轻摇头,没事,康康哥,这都是命。你信命吗?师傅对我说人各有命。天有天命,畜有畜命,人有人命。佛经里也说各安各命。命早就注定了,怎么也改变不了。
 
他指着山脚下那些隐约的楼房和烟囱对我说,康康哥,你看,你的命就是好,就是要好好生活,在那个世界里活着。而我的命,注定就是走过一遭,路过一下,看过了就够了。能够有今天已经是佛祖保佑,我现在很信命,也认命。只有认了,我才能好起来。
 
我怔怔看着山脚下那座与我息息相关的城市,冬冬说得貌似是很浅显的道理,但此刻的我却感觉非常深奥,一时间我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置身于旁若无人的境地里。我原以为冬冬是曾经的模样,我也是。但我太傻,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我也变了,我不知道我们变得是好还是坏,但正如冬冬说的,这都是命,除了顺从,别无他法。
 
但是在这一刻,我第一次由衷地感谢上苍,起码我还有一个从小的伙伴,他还活着,他不再流浪,他不再受欺负,他不再饿肚子,他终于有了一个落脚停留的地方。而他,也还有我,这个他最好的唯一的朋友。
 
尾声、
 
春天的天可真短呐,虽然只是近黄昏,但太阳已经滑落到山的那头了,凉风微起,从山的深处传来深深的寒意,我不由缩了缩肩膀。冬冬推推我说,康康哥,你听,那风的声音。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听到山里风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天际飘过来,像是一阵哽咽,也像是一声低诉,轻轻的、静静的,无声无息降临在自己的身上。风声、鸟声在耳边响起,叮叮咚咚,叽叽喳喳,但心里却异常地平静,仿佛在这样一个时刻,我听到天地自然的声音,放下了心中许多的事情。
 
我想冬冬也是如此吧,在远离城市的这座深山里,每当他独自一人坐在寺庙门口,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听着风的声音,看着山脚下那个已经与他无关的世界,他的心里,肯定也放下了,肯定也如我现在一般的平静。
 
他的那一世,已经过去。他路过了那一世,路过的微风,路过的高山,路过的声音,路过的世界,路过的你我。曾经遇过一次,已足够。
 
我要走了,冬冬起身回到屋里拿出一个布袋,从里面舀出一大碗红枣递给我,他说那是曾经他亲自在山里摘的,记得我从小就爱吃,又大又红,一点都不酸。
 
我连连摆手,这可不成,我好不容易来看你一次,怎么还能拿着东西回去。
 
是吗?冬冬微微笑了,你不是说,你只是一次路过吗?



作者  :  imooto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i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评论


1135215907@qq.com

发表时间:2017-12-22 21:53:08


1135215907@qq.com